传统文化班
当前位置: 首页 » 最新作品  » 摄影作品 » 传统文化班

命理概述培训

命理,俗称“算命”,业内一般称之为“子平法”,自汉代兴起至今,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。其以阴阳五行为理论基础,以天干地支为运算依据和方法,从理论到技法,形成了一套完整、复杂的体系,因其预测准确的或然率,深得中国民众的认可和喜爱,经久不衰。
      命理文化是中国传统“术数文化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从存史、研究的角度看,近年来,主要在史学(历史学、社会学)研究;经典古籍发掘及研究,两个层面展开,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。 “你可以否定八字算命的原则、出发点和前提,但是我们没法否定它们的系统性”。但同时也发现,由于历史、社会等原因,命理学“法理体系”的内容严重缺失,系统不完整性的缺陷显现无疑,严重阻碍着命理学在“学”和“术”的领域深入发展。因此,运用经典命理古籍发掘历代的研究成果,对命理学“法理体系”进行疏理、研究,“正本清源”,恢复命理学的原貌,是摆在命理学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课题。
     当代两岸命理界有“老五篇”之说,即认为所谓“子平法”的代表著作,就是《三命通会》、《渊海子平》、《滴天髓》、《穷通宝鉴》《子平真诠》等五本著作。
      1949年之后,命理学在大陆处于“休止”状态,经历将近四十年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易学在大陆复苏。1994年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了一套《中国古代术数全书》,第一版就达八千册之多,在大陆易学界影响很大。其中,由大陆易学学者孙正治(1957年出生)先生点校出版《子平真诠评注》、《滴天髓》两本古籍。他在这两本书的“序”中,一方面否定明代的《渊海子平》、《三命通会》,称之为“杂而不精”,“不足以作为一种成熟的学说传世”;另一方面,竭力推崇这两本书为“堪称中华命理学的大成之作”,他还引用了民国命理学家方重审先生对这两本书的评述:《滴天髓》和《子平真诠》在诸多命理古籍中“最为完备精审”,“后之言命学者,千言万语,不能越其范围,如江河日月,不可废者。”而且还进一步推崇说:《滴天髓》“正本清源”,“使命理学重归大道,并更加成熟”;说《子平真诠》是学习命理学“循序渐进的课本”,“后学者研究命学原理,得此二书,不致误入歧途”云云。将“老五篇”实际缩水为“老两篇”。用专业的眼光看,其实,这两本书主要讲述了“旺衰”“用神”“格局”这三大技法,而且还没有讲透。
      当时大陆的命理学爱好者混沌初开,一无所知,嗷嗷待哺。可以想见,在这种先入为主的思想引导下,爱好者自然把“用神”、“格局”“旺衰”三大技法,认为是“子平学”法理真谛。
     在业界,“用神”、“格局”、“旺衰”,至今仍是流命的主流,甚至出现了单独的“格局派”、“旺衰派”,“用神派”,自以为以一技就能平天下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命理学完整、丰富的“法理体系”,被“阉割”、“窄化”得惨不忍睹。台湾的状况也十分类似。1949年之后,命理学在台湾也有过一段“空白”期。1960年后,吴俊民教授《命理新论》,重视身强身弱,推崇选用神、格局顺逆,不知不觉将“子平法”定位于清代以后,甚至以为唐宋以来,一直都是如此,影响了台湾整整一代人。梁湘润老师认为,1949年后的六十年,达到“用神、日主强弱……玄学之边际极限。”
对内容丰富的“子平法”作严重的“窄化”、“简化”、“退化”处理,且荒谬地自以为是“子平法”的进步,作者将其定义为“后子平法”。
命理学于是陷入瓶颈:“会看书不会论命”,即排出八字、大运之后,一直徘徊在“身强身弱、日格取中和、选用神”的怪圈。轻视“神煞法”,更不知明代之前的“纳音法”、“诀法”、“生旺库法”等多种古法;导致实务论命的三个层面中,“命局”层面语焉不详;“大运”层面、“流年(流月)”层面,几乎一片空白。
       为提高论断的准确性,丰富论断的内容,不少业者在运用“后子平法”的同时,或加入星命斗数、或加入奇门、六壬,进而展演到加入占卜、面相手相、姓名学、星座性格、水晶开运、风水改运、制解、吉祥物品……,多种预测术“大杂烩”,命理学失去了本来面貌。
这就是“后子平法”的形成和现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