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家术数班培训
当前位置: 首页 » 最新作品  » 摄影作品 » 道家术数班培训

道法简要

  符咒文化是道家特有的符号,从远古的图形符号演变成带有特殊信息的道家符咒文化,其历史转变的过程和悠久性,是人们对生命、神灵与自然美好的祝愿和向往。同时,又带着精神的寄托,通过符咒向神通表达愿望,达到与自然的和谐沟通,促进生活丰收,衣食无忧的一种原始心理状态。

      在符咒发展的过程中与文字是密不可分的,从某个角度说符咒可能是文字的起源,一部分简化成常用的文字,一部分继续保留和丰富符咒的内涵和神秘性。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,一部分走向了现代科学,一部分继续保留传统文化的研究与深造,促进了符号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之更具神秘性,从民间逐渐引成宗教化。在使用符咒,自然少不了朱砂,朱砂赤色,代表刚烈、纯阳、积极、温暖、执著、正义……这也表现出了人类的本性,同时对信仰的执著与不可侵犯,引成了强烈的鲜明表达,相信灵魂永恒不灭,神灵的照顾,能使自己活的更好。

      符咒从远古发展过程中,慢慢的被道教继承,同时民间也不乏其数。修炼者认为:“一切万物生灵,都是以精气为用,符咒是以人之精气与道之精气的结合,布之于纸墨或物体中,引成特殊的信息能量,能祛邪卫真,召唤群灵,驾驭生死,安镇五方。”所以后世道家就将符咒作为请神治病的特殊工具。常常用来帮人祛病、驱邪、镇宅、改运、护身、超度、求平安……等法事之中。同时也表达了修炼者对灵魂不灭的一种信仰延伸。

      历史虽然演变了几千上万年,不知道多少门派的引成和衰落,但目前以正一派的天师道、茅山派、净明宗、闾山派为代表,都贯用符咒,而全真派基本以修炼内丹为主。不过在三教合一的文化潮流中,不管是全真还是正一,都已经非常强调内外兼修,符以内丹为核心,内丹以符咒为外用,引成了圆融的文化体系。不管是迷信还是科学文化,符咒对当时的人们身心健康是起到了一定的良性作用,对当时的文化和现在的符咒应用研究影响是非常广大的。

附相关记载:

《素问·移精变气论》:“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……毒药不能治其内,针石不能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已。”
《灵枢·贼风》:“黄帝曰:其祝而已者,其故何也?岐伯曰:先巫者,因知百病之胜,先知其病之所从生者,可祝而已矣。”
《灵枢·官能》:“疾毒言语轻人者,可使唾痈咒病。”

       春秋战国时期,巫祝作为一种职业而广泛存在,汉代刘向有这样的记载:“哀公射而中稷,其口疾不肉食,祠稷而问善卜之巫官,巫官变曰:“稷负五种,托株而从天下,未至于地而株绝,猎谷之老人张衽以受之,何不告祀之?”公从之,而疾去。”哀公病了,就问巫官,巫官告诉他祈祷就是了,哀公祈祷了,病也就好了。

     古之医传多有祝由一脉,到了汉代,祝医的流行就不用说了:五斗米教、帛和教等道教的成立更是以符咒治病为基础,而汉代明医张仲景正好道教教祖张道陵的后代,更加说明了古代医祝的关系常常是密不可分的。《后汉书•方术传》8载,徐登、赵炳善越方(即禁术),徐登以气“禁溪水,水为不流;炳复次禁枯树,树即生荑(ti,四声,嫩芽也)”,徐登用气禁溪水,可以让水停止流动;赵炳用气禁枯树,枯树能长出嫩芽,《方术传》还有很多奇异之事,限于篇幅我们只找一两个做代表吧。


      两晋时期,道教的著名人物抱朴子葛洪,也是医祝方面的高手,《肘后备急方》10就记载了一些治病的禁咒。《抱朴子内篇•至理》记载气禁:“吴越有禁咒之法,甚有明验,多气耳。知之者可以入大疫之中,与病人同床而己不染。……以气禁金疮,血即登止。又能续骨连筋。以气禁白刃,则可蹈之不伤,刺之不入。若人为蛇虺所中,以气禁之则立愈。”

隋唐时期,咒禁得到了正统医疗机构的认可,太医署正式成立了咒禁科,使祝医重新登堂入室。与此同时,妙应真人孙思邈的著名医学著作《千金翼方》中的《禁经》,记载了大量的咒禁内容。
      到了宋代, 《资治通鉴》有“乡约祝医”的记载,即每个乡都要有祝医,这应该是赤脚医生的原型,这个举动使隆庆之变之后,祝由术得以民间传承,应当说是功不可没的善举。同时,现代的坊间流传《宋淳熙秘藏善本祝由十三科》的成型说明了十三科成型已经十分确定了。

法事可以
化灾难为吉祥,
化腐朽为神奇,
可以招財進寳,
可以名扬四海,
但一切都需要信士的诚心与自身功德,
才可以快速锦上添花,
所以平时多忏悔,多行善积德,
才能真正的扭转乾坤!
一一明觉道人
上一个: 道术祝由培训
下一个: 手相面相培训